所在位置: 首頁 > 教研資料

重磅 | “學習的秘密”報告全文發布

部門: 教育科研信息部 發布時間:2019-12-16 09:14

 

重磅 | “學習的秘密”報告全文發布 本報編輯部 中國教師報 

微信圖片_20191216091848.jpg

 

本報舉辦的2019全國中小學課堂改革風向標年度論壇開啟了一次全新的發現——來自高校的教授、教研機構的專家和一線教師共同對話“學習的秘密”。


有人說,互聯網進入下半場要重構空間與場景的關系。課改也有自己的下半場。課改的下半場不僅要關注人與技術的關系,還要關注課堂改革的深處和細處,要重構教與學的關系、學與習的關系、課改與學改的關系,需要再度“發現學習的秘密”。

 

所以,本次論壇從“發現學習的秘密”出發,聚焦真實學習、深度學習和協同學習,關注學情和學習的正確打開方式。

 

本著生產“有態度的觀點”“有立場的表達”和“有思想的方法”的原則,本次論壇不僅有課堂改革的“現象觀”,還呈現了改進學習的“方法論”。

 

在論壇的最后,本報發布了題為“學習的秘密”的報告。這一報告是集體智慧的結晶,根據本報刊發的相關文章和本次論壇的專家觀點整理而成。本期我們全文呈現了這一報告。我們的愿景是,讓全國中小學課堂改革風向標年度論壇真正成為課堂改革的風向標、導航儀和指南針。

 

呼喚“學習的革命”


有人說,孩子天生是喜歡學習的,但卻不喜歡受教育。難怪企業界有人這樣說“教育已死,學習永生”。盡管這樣的表達有點極端,但是對我們教育人卻有莫大的沖擊和啟發。也許只有站在教育外部的人才會有如此刻骨銘心的認識。我們當然相信,“教育”不會死,但“學習”的主體性和學習的秘密會越來越被重視。


關于對“學習”的研究,2016年底本報推出了“跟隨佐藤學一起改進教學”特別策劃。這是一組關于日本學者佐藤學倡導的學習共同體課堂的中國本土化實踐的系列解讀性文章。佐藤學曾說:“20世紀的教師是研究教的專家,21世紀的教師應該是研究學的專家?!蹦敲?,關于學習我們研究了多少?又使用了多少關于“學習”的研究成果來支持學生的學習?這是值得每一位一線教師自我追問的話題。


對學習的研究,20世紀90年代有一本書《學習的革命》曾風靡全球,成為很多人的枕邊書。這本書由美國的珍妮特·沃斯和新西蘭的戈登·德萊頓所著,書的副標題是“通向21世紀的個人護照”。


書中指出,世界正在經歷一次關鍵的轉折,我們生活在一場會改變自己思想、溝通、成功方式的變革中。于是,本書圍繞“怎樣學習”比“學習什么”更為重要的問題展開分析。這本書告訴我們,每個人都要找到與自身特點相匹配、適合自己的學習方式,如此才能更高效地學習,才能享受學習的過程和結果。


今天,當中國基礎教育課程改革進入深水區時,我們需要一場新的“學習的革命”。


走向“以學習為中心”


課堂教學改革一路走來大致經歷了從“以教師為中心”到“以學生為中心”的過程。后來又有了“以學習者為中心”的說法。這已經成為共識。在本次論壇上,鄭州陳中實驗學校以素養為本的“習育課堂”成果提出了“從以學習者為中心走向以學習為中心”的命題,值得我們去再發現和再認識“學習的秘密”。

 

打破“師中心”和“教中心”似乎是沒有異議的,但是理想的課堂既不應以教師為中心,也不應以學生為中心,而應該以學習為中心。

 

也許有人會產生質疑,從“以學習者為中心”走向“以學習為中心”,是不是在玩文字游戲?

 

毋庸置疑,“以學習者為中心”是當前課堂改革的高頻詞?!耙詫W習者為中心”是對“以學生為中心”的一次再深化。這里的學習者既是指學生,也是指教師,更強調他們都是平等的學習者角色,教師的“教”與學生的“學”在行為上是具有互通性的。而“以學習為中心”則是在此基礎上的又一次迭代。


微信圖片_20191216091854.jpg

 

我們可以將“以學習為中心”理解為以學習的內容和問題解決為中心,是“以偉大事物為中心”。正如美國帕克·帕爾默在《教學勇氣》一書中所說,“構建以偉大事物為中心的教學共同體”。這個偉大事物可以更好地支持學習,更好地潤澤課堂。

 

特級教師張宏偉認為,“以學習為中心”就是讓學習這個中心統領學生、教師、教材、環境、方法、技術等一切與學習相關的要素,是一個更綜合的過程。它要研究與學習相關的所有要素,強調“學是目的”,其他要素都是手段和支持,比“以學習者為中心”更全面、更全景、更完整,是對學習本質和意義的再認識,最終讓“以學習為中心”的所有要素能更好地促進學、支持學,實現從單一維度的學習到多維度、全景式學習的進化。


“以學習為中心”的課堂實踐是在破解“想學”問題的基礎上,著力解決“學會、會學”的問題,是尋找核心素養落地路徑的旅程。它更多關注學科本質、學習能力、認知深度、學科思維模型,知識與遷移、應用與創新,重在知識創造性輸出,更關注真實學習和深度學習的發生。

 

“以學習為中心”的課堂實踐是讓師生在相互支持的環境中“教與學”,要求教師和學生都要重塑學習觀念,教師要引導學生從“學后用”走向“用中學”,不是利用學到的知識解決問題,而是在真實的、統整的項目和任務或問題情境下,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學習知識。

 

“學習”是需要學習的

 

“學習”是需要學習的。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三小校長劉可欽曾專門就此撰寫過一篇文章。文章說:課堂的改革,教師教學方式的變革,學生學習方式的多樣化,都要圍繞“學會學習”這一主題去做。而學會“學習”伴隨著我們學習的全過程。

 

學習不只是一種態度、一種需求,它還是一種方法和技能。學生不是一坐到教室、走進課堂就會學習的。學校最應該開發的一門課程應該是“學習學”課程。這門課程應該是學校其他所有課程的羅盤,是為其他課程做準備的,這門課程可以讓學生走進學校接受其他課程學習之前,先學會與各學科課程相關的學習方法。遺憾的是,當前不少學校開發了種類繁多的課程套餐,唯獨缺少“學習學”這門學生最需要的課程。

 

華南師范大學教授焦建利在一篇文章中指出:“學習科學告訴我們,沒有為自己的學習承擔責任的那些學生,他們并非頑固不化,只是真的不知道為自己的學習負責究竟意味著什么,也不知道究竟應該怎樣做才算是為自己的學習負責。責任包括各種不同的學習技能,如自我評估、計劃、監控、反思、調整等。傳統的課程并沒有向學生教授這些技能,但我們知道,技能的獲得是通過實踐、反饋和更多的實踐來實現的。以學習為中心的教學強調學習如何學習,僅次于幫助學習學習內容本身?!?/p>

 

微信圖片_20191216091901.jpg


杭州師范大學教授蔣永貴在本次論壇上指出,教師在備課時要確立四大主體結構:一是為何要學,這是學科育人價值之問,指向終極目標;二是學什么,這是核心概念體系之問,指向大概念和學科認知邏輯;三是怎樣學,這是關鍵能力之問,指向學養目標;四是何為學會,這是嵌入式評價之問,指向證據。這四個方面中的“怎樣學”,是需要補長的一個短板。

 

我們再來看一下決定學習的變量有哪些?大致有學習動機、學習情緒、學習態度、學習基礎、學習方法、學習伙伴、學習策略、學習習慣、學習環境、認知模式、自我管理等。

 

決定學習的變量有這么多,任何一個變量出了問題,都可能導致真實學習和深度學習的發生,甚至導致厭學的產生。這其中有快變量,也有慢變量。也許我們過去太過關注那些決定學習的快變量了,總是直奔知識而去,而對學習的慢變量關注不夠。

 

你發現了嗎?課堂上每一個學生都可能面臨著不同學習的困境。有這樣三種現象值得注意,那就是學困生常常處于虛假學習狀態,中等生陷于表層學習,而優秀生是在重復性學習。從這個角度說,課堂上人人都可能是“學困生”。

 

所以我們可以說,今天的學校教育欠學生一門關于“學習”的課程。

 

“學習”需要學習什么

 

既然“學習”是需要學習的,那么我們就需要追問:“學習”到底需要學習什么?我們結合專家的研究,提出要學習三個方面:一是學習“學習的意義”,二是學習“學習的技能”,三是學習“深度的學習”。

 

關于學習“學習的意義”。這是解決學習動機的問題。

 

我們來截取電視劇《女王的教室》里的一段師生對話——

 

生:“為什么要讀書?”

 

師:“讀書不是非做不可的事,而是想要去做的事?!?/p>

 

師:“今后你們會碰到許多不知道的、不能理解的事情,也會碰到許多覺得美好的、開心的、不可思議的事物,這時作為一個人自然想了解更多、學習更多。而失去好奇心和求知欲的人不能稱為人?!?/p>

 

師:“連自己生存的這個世界都不想了解,還能做什么呢?”

 

師:“無論如何學習,每個人都有許多不懂的東西。如果有活到老、學到老的想法,那就有無限的可能性,失去好奇心的那一瞬間,人就死了。所以讀書不是為了考試,而是為了成為出色的大人?!?/p>

 

一位優秀的教師就是要讓學生明白并認識到學習的意義,如此學生才能全身心地投入到對未知的學習中。

 

臺灣作家龍應臺在《親愛的安德烈》一書中寫給自己孩子的話:“孩子,我要求你用功讀書,不是因為我讓你跟別人比成績,我希望你將來會擁有選擇的權利,選擇“有意義、有時間”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謀生?!?/p>

 

與優秀教師一樣,優秀的家長同樣需要幫助孩子發現并認識學習的意義。按照成都大學教授陳大偉在本次論壇上的說法,當學生意識到學習的意義以及學習內容的價值,才能愛學、好學,這是開啟學習的根本前提。

 

關于學習“學習的技能”。學習是一項技能,技能是需要通過不斷練習才能習得的。課堂就是一個練習學習技能的地方,比如練習提問、練習合作、練習反思、練習記憶、練習表達、練習傾聽、練習質疑、練習妥協等。

 

比如學會合作。合作是有條件和基礎的,沒有自己充分的獨立思考就進入合作很容易陷入一種依賴思想。所以,有準備的合作才可能產生更高的合作效益;合作的方式是多元的,什么樣的學習內容適用于什么樣的合作方式,需要精心選擇;小組成員之間的責任分擔與互相鼓勵。

 

比如學會反思。反思不只是反思自己在學習中出現的錯誤錯在哪里,還要反思為什么會出錯,是知識的漏洞還是性格上的馬虎,進而制訂改進計劃,還要有更重要的反思,是指向元認知的反思,即對自己反思的反思。

 

比如學會傾聽。傾聽不是耳朵生理上健康就會傾聽的,傾聽需要用耳朵、眼睛、嘴巴、心靈、大腦等整個身體去傾聽,傾聽最難的是以“空杯心態”用心聽到最后,等對方把話說完再來回應。有效的傾聽不只是聽與自己想法相同的,還要進行有反思的傾聽,用心思考聽到的不同見解,為什么會不同。


微信圖片_20191216091947.jpg

 

關于學習“深度的學習”。我們梳理了走向深度學習的三個方面:一是真實地學,二是充分使用工具學,三是整體地學。

 

關于真實地學,我們認為這是深度學習可能發生的基礎。實際上,課堂教學中存在大量的虛假學習現象。華東師范大學教授崔允漷曾說,我們教師在平時的試卷講評中很容易發生“虛”學習,讓學困生把解題過程抄一遍,但這個過程中思維問題沒解決,于是下一次考試依然會做錯?!凹佟睂W習指的是用不科學的方法學科學,用不道德的方法教品德,用不藝術的方法學藝術。

 

虛假學習就是只有結果沒有過程的學習,就是為了迎合或取悅老師的學習。當這種現象大量存在的時候,學習就需要一場打假行動。我們要減少學生的虛假學習行為,就要聚焦學生的學習世界,借用佐藤學所說的以螞蟻之眼來觀察學情、觀察學習,發現和了解學生學習的困境。

 

我們只有走進真實的課堂現場,蹲在學生身邊才能看見他們學習的歷程,只有發現學習才能更好地幫助學生學習。

 

我們認為,如果學生沒有發現問題,主動學習就沒有發生;如果合作學習時自說自話,合作學習就沒有發生;如果展示發表時缺少傾聽,真實學習就沒有發生。

 

關于使用工具學,我們認為學習是需要支架和工具的。我們需要給學生一個學習的工具箱,里面有更多的工具讓學生可以選擇。比如,思維導圖、思維圖、魚骨圖、六頂思考帽、康奈爾筆記法等,讓這些工具更高效地支持學生的學習。

 

關于整體地學,我們認為就是要走出碎片化學習的誤區,以單元設計為策略實行基于素養本位的整體教學。正如中國教育學會副會長尹后慶所說,單元設計就是把碎片化的知識結構化,與生活聯系起來,與學生學的過程以及在這個過程中的體驗可能性結合起來,通過分析、設計課程和課程的實踐及評價,展開學科單元的設計。

 

綜合本次論壇專家的觀點我們認為,走向深度學習還要有以下八個條件:一是有充分的學習時間,二是有真實的生活情境,三是有挑戰性的問題,四是有認知沖突,五是有復雜的思維狀態,六是有必要的人際支持,七是有心與腦的全程參與,八是有學習成果和產品。

 

有專家認為,真正的學習不只是認知的學習、知識或技能的訓練,而是學生全身心投入到探索的情境中,廣泛聯系各種資源去發現、探索、總結、反思、實踐,形成個體獨有的成長經驗的一種“身體——認知——情感——元認知”的整合實踐。所以,深度學習不只是大腦參與的思維層面的學習,不只是從低階思維到高階思維的學習,還是動機、心靈、情感、態度、意志全面參與的心腦合一的學習。

 

這就要求新時代的教師不僅要帶著設計思維規劃“學程”,還要調動學生的全身心參與。

 

結 語

這個世界一直在獎賞那些愛學習和會學習的人。通過發現學習的秘密,打開學習的暗箱,幫助每一個學生找到自己的學習邏輯,整合腦科學、心理學等知識支持學生真實地學、可見地學、養成地學、完整地學、深度地學。


學習的秘密歸根結底是“自學”。因為沒有人能教會另一個人,如果你教了,他會了,不是因為你教了,而是因為他學了。這不是在否定教的作用,而是告訴我們教可以支持學、促進學,但永遠無法決定學。這應該是學習最大的秘密。


課堂改革是一項不斷糾偏、不斷抵達的旅程。當我們談發現學習的秘密時,當我們談走向以學習為中心時,不是低估或弱化課堂學習以外要素的作用。課堂改革的新樣態一定是指向“全學習”的課改系統。學習不僅限于課堂上學習,還要關注以學習為中心所囊括的各個領域,比如個體與組織、線上與線下、課內與課外、接受學與創造學等。


讓我們一起走在“發現學習的秘密”的路上,促進學生為未知而學習,為未來而學習,為學會而學習,為創造而學習!

微信圖片_20191216092006.jpg

該文章由 徐寶勝 編輯,已被閱讀
湖北11选五最大遗漏号码